免费法律咨询热线

15108212511

吴某某诉人民财产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2017-05-12 来源: 浏览:1623次

 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

2012)金牛民初字第110

原告吴若愚。

委托代理人杨直甲,四川厚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四川长江出租汽车公司,住所地:成都市二环路。

法定代表人康宁,总经理。

被告胥凯。

以上二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刘爱民,四川蜀汉天尧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青羊支公司,住所地:成都市琴台路。

负责人XX,经理。

委托代理人韩青岑,四川华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吴若愚诉被告四川长江出租汽车公司、胥凯及第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青羊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杨直甲,被告委托代理人刘爱民及第三人委托代理人韩青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1111日,吴若愚与其丈夫姚代理步行至蜀跃路,被胥凯所驾驶的出租车碰撞,造成吴若愚与姚代理受伤,姚代理经抢救无效于2011112日死亡。交管部门认定,胥凯与吴若愚、姚代理承担事故同等责任。事发后,吴若愚经治疗于2011429日出院,后经鉴定为10级伤残。胥凯为四川长江出租汽车公司(以下简称长江公司)雇员,事发时正在履行职务,肇事出租车在第三人处投保了交强险及其他商业保险。原告认为,胥凯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第四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在吴若愚治疗及姚代理的后事料理期间,长江公司已支付了大部分的治疗费、全部丧葬费及外请护工的部分护理费。故请求判令:1.被告长江公司赔偿原告残疾赔偿金3984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1万元,护理费1750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450元,营养费1090元,交通费3000元,出院后复查医疗费771.78元。以上共计77657.78元;2.被告胥凯对前述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3.第三人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4.诉讼费由两被告及第三人承担。

被告长江公司、胥凯辩称,本案肇事车辆在第三人处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险。因此,第三人应当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该事故责任划分是同等责任,应按比例承担过错;本案诉讼费应以判决结论来分摊;本案涉及的医疗费等费用也应该由原、被告按比例进行分摊;事故发生后,长江公司已经垫付了原告的医疗费62282.28元以及车辆鉴定费1100元和拖车、停车费600元,上述垫付费用请求法院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第三人辩称,事故事实及责任划分无异议;营养费没有医嘱,不认可;残疾赔偿金按10级伤残赔付,赔付时间为8年;精神抚慰金按10级伤残认可1000元;护理费按住院天数50元每天计算;伙食补助费依照住院天数按15元每天计算;交通费请法院酌情按500元处理;拖车费、停车费及鉴定费不属于保险公司赔偿范围。

经审理查明,2011111日,胥凯驾驶川ATA***号速腾轿车行至蜀跃路路口,遇姚代理、吴若愚步行由汽车行进方向左侧往右侧方向通过路口,胥凯所驾轿车碰撞姚代理与吴若愚,造成姚代理、吴若愚受伤,胥凯所驾驶的车辆受损。事发后,姚代理、吴若愚被送往成都市金牛区人民医院进行救治。2011112025分,姚代理经抢救无效死亡,并于同年118日火化。2011421日,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四分局认定,胥凯与姚代理、吴若愚分别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后姚代理、吴若愚家属沈金泉不服该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向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提出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申请。2011518日,该局维持原道路交通事故的认定。另查明,姚代理与吴若愚系夫妻关系。事故发生后,长江公司已垫付吴若愚在金牛区脑外伤医院治疗费1724.19元,在省骨科医院治疗费51778.09元,住院期间护理费6830元,在军区总医院检查费1950元,以上共计62282.28元。吴若愚于2011731日在四川省骨科医院复查,花费771.78元。肇事车辆登记车主为长江公司,该车辆的使用性质为出租客运,胥凯系该车辆驾驶员。肇事车辆在本案第三人处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第三者责任险(含基本险不计免赔),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20万元。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2012910日,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1.吴若愚伤残与车祸直接相关;2.吴若愚所患高血压病系自身疾病,用于治疗该疾病及感冒的费用合计为91元;余下费用为治疗吴若愚外伤所需,在该费用中,在成都市金牛区人民医院、四川省骨科医院住院过程中发生的属四川省基本医疗保险不予承担的费用合计为21358.13元;3.吴若愚住院108天在合理住院期限内。

上述事实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勘查笔录、询问笔录、出院证明书、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结论、亲属关系公证书、住院费用结算票据、收条、机动车驾驶证、机动车行驶证、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机动车辆保险单、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法医学文证审查意见书与原、被告及第三人庭审一致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健康权应受法律保护,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他人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胥凯驾驶车辆与行人发生碰撞,造成姚代理、吴若愚受伤,姚代理经抢救无效后死亡,事实清楚。交管部门认定胥凯与姚代理、吴若愚分别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本案之中,肇事车辆系长江公司所有的营运出租车,胥凯系该公司聘用人员,事发时,胥凯系履行职务,故长江公司作为雇主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肇事车辆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故本案第三人应当在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因本次交通事故肇事车辆仅投保了一份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而在本次交通事故中的受害人为2人,即死者姚代理与伤者吴若愚,故应按比例进行分配。综上所述,第三人应当首先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根据死者姚代理及伤者吴若愚的各自赔付金额占总赔付金额的比例进行分摊赔付。超出部分,在第三者责任险中,按交通事故责任承担比例,即吴若愚承担40%,长江公司承担60%进行赔付。

本次事故造成吴若愚受伤,应赔付的项目包括:残疾赔偿金17899×9×10%=16109.1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元;护理费60元/天×168=1008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0元/天×108=2160元;营养费因无医嘱,不予支持;交通费500元;出院后复查费用771.78元。以上共计34620.88元。长江公司垫付医药费55452.28元,护理费6830元,车辆鉴定费1100元,拖车、停车费600元,共计63982.28元。

因姚代理死亡,其赔付率为100%,吴若愚十级伤残,赔付率为10%。故在交强险范围内,第三人在医药费部分(包括医药费和住院伙食补助费)应赔付909元,伤残赔偿部分赔付10000元(其中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超出部分吴若愚应得的医药费为20319.56元【(55452.28元+771.78-21358.13-91-909元)×60%】,伤残赔偿部分应得13013.46元【(31689.1-10000元)×60%】。吴若愚共得赔偿为44242.02元(909元+10000元+20319.56元+13013.46元)。长江公司已垫付的医药费及护理费为40833.15元(55452.28-21358.13-91元+6830元)。吴若愚应当返还给长江公司。第三人不予赔付的项目包括自费项目21358.13元以及拖车费、停车费600元及车辆鉴定费1100元,以上共计23058.13元。由吴若愚承担40%,即9223.25元,长江公司承担13834.88元。另外,吴若愚治疗自身疾病的91元应当由吴若愚自己承担。由于以上金额已全部由长江公司垫付,吴若愚应当返还自己应当承担的部分给长江公司,即9314.25元。吴若愚共应返还长江公司50147.40元,该款项由第三人直接支付给长江公司,吴若愚还应当支付长江公司5905.38元。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七条至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第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青羊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向被告四川长江出租汽车公司支付44242.02元;

二、原告吴若愚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向被告四川长江出租汽车公司支付5905.38元。

三、驳回原告吴若愚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232元,由原告吴若愚负担893元,被告四川长江出租汽车公司负担1339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梅华军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三日

书 记 员  王 辉

相关内容
首页 律师 案例 动态
免费咨询电话:028-6650 8757

四川有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蜀ICP备17005581号-1

电话:028-6650 8757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高攀西路3号4栋3层301(泛悦国际)

技术支持:律师建站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18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