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法律咨询热线

15108212511

求包养的来历考证

2017-07-06 来源:有度律师事务所 浏览:1078次

求包养的来历考证
作者:王伟
(作者简介:王伟律师,九三学社社员,一级建造师,监理工程师,八年省高级法院知识产权审判经历,大型金融控股集团风控主管,上市公司法务总监。对建设工程、知识产权、企业风险控制有深入研究。)

话说贾琏和尤二姐签订包养协议,贾琏借给二姐白银一万两,二姐承诺一生做贾琏的情人。如果二姐违反协议,应当返还借款;如果贾琏提出解除情人关系,则二姐有权不归还借款。一年后,贾琏害怕被凤姐发现,拉着二姐从红楼穿越到天朝,请求杭州府萧山郡衙确认双方之间的协议无效,要求二姐归还白银一万两。

萧山郡衙推事是红学爱好者,收到贾琏的诉状相当惊喜,马上依照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下了判决:贾琏与二姐之间订立的情人协议违反了法律规定和公序良俗,损害了社会公德,应属无效行为,故贾琏要求二姐返还白银一万两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判决:二姐在判决生效后返还贾琏白银一万两。

二姐对此表示不服:双方均有过错,应当各自承担责任,判决将责任全部归于一方,显失公平。二姐的粉丝也相当不服,按天朝现行白银市价计算,约合3.30元/克,165元/两,白银一万两合计165万元人民币。一年365天算下来,折合4520.54元人民币/天,已经与二姐的身价严重不匹配,岂有返还之理!

更有专业人士指出,一审判决从表面上看,引用公序良俗原则否定协议的效力,再按照合同无效的处理原则判决返还符合合同法的一般思路。但是,如果按一审判决支持贾琏“归还借款”,会使其“人财两得”,其效果仍是有违公序良俗。本案的特殊性决定了不能简单地套用无效返还的一般处理方式。贾琏是基于违反公序良俗原因给付的,其请求权行使应受到限制。从理论渊源上讲,此制度源于罗马法上的“不道德返还诉”,即指基于违反公序良俗原因的给付构成不当得利,且此原因存在于给付人时不得要求返还。大陆法系称之为“禁止主张自己之不法”原则,即指因违反法律禁止规定或公序良俗,将自己置于法律规范之外,从而无保护的必要。英美法系谓之“洁手原则”,指任何人不得以自己的不法行为主张回复自己的损失。台湾民法概括为任何人置社会伦理秩序不顾时,不能请求返还其以应受非难行为的给付。从社会效果上分析,按这种思路判决也会造成事实上允许包养情妇者行使撤销权,客观上造成“人财两得”的后果,形成不良舆论导向。此系典型的葫芦僧判葫芦案啊!

杭州府衙推事系焦大后裔,到天朝翻身做主人后进了衙门,有着强烈的无产阶级高尚的道德情操:驳回贾琏诉讼请求,白银万两收缴国库。没有浸猪笼、通奸罪实在是天朝的失误。

此意见被精通六法全书的府衙推事长给否了,首先,从收缴的思路来看,天朝立法本意应该是收缴非法活动的财物和非法所得,一般是指法律禁止且有惩戒性后果的行为,如赌博、违法经营等,包养情妇行为认定为这种意义的非法行为过于严格。其次,收缴并非民事责任承担形式,而是一种惩罚手段。《民法通则》属民事法律规范,其规定类似收缴等带有公权力色彩的惩罚措施只是指引性的条款,一般而言需要下位法的支撑,否则直接运用《民法通则》采取收缴手段,会有公权力对民事领域干预过多之嫌。再次,70万元可能涉及到夫妻共同财产等问题,如直接收缴至国家,会使贾琏的配偶凤姐丧失救济权。此外,纵观整部《婚姻法》,除了重婚、遗弃和虐待这三种具有比较大的社会危害性的行为有相关刑法条文规制外,其他规定均未设立相应的罚则。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违反夫妻之间互相忠实、互相尊重的义务也只有在夫妻双方离婚认定过错时,才具有民事诉讼上的意义。在一定意义上而言,《婚姻法》的一些规定可更多地理解为一种倡导性规范。

并且,推事长对焦大进行了语重心长的教育:既然天朝在解放后,颁布了新的《刑法》,废除了“通奸罪”。那么就应将“通奸”的问题纳入道德范畴予以制约,把道德的东西还给道德,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法律不要去管道德的事情,感情不能靠法律治理;承认公领域与私领域的区别,承认人们有私生活的自主权。

因此,杭州府衙作出如下判决:贾琏与二姐无视婚姻家庭制度,企图用金钱去维系不正当的情人关系,其行为违背了社会公德,损害了社会的公序良俗。双方所订立协议的内容,法律不予保护。本案不属于天朝衙门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裁定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贾琏的起诉。

业内专业人士认为,驳回贾琏起诉的最终裁判结果,体现了司法的谦抑性和有限性,为衙门处理民事纠纷设定了必要界限。本案中的协议名为借贷协议,实为包养协议,双方当事人是企图用金钱去维系不正当的情人关系。本案虽然涉及财产关系,但是这种财产权并非正常的民事权益,不受法律保护。

从此之后,天朝瓦肆勾栏从业者,人手一份包养协议以应付六扇门临检:恩客甲某与青倌乙某签订包养协议一份,包养一年费用20万元整,期限一年,可按日支付,每日支付600元。更有援交妹等,拿着包养协议到处开发客户:求包养!随着援交妹的努力,求包养一词渐成热词。

笔者手记:我国法律没有规定性贿赂罪、通奸罪等,因此,对一夜情、约炮、包养情妇等行为没有法理上可供执行的处罚依据。社会是多元的,法律不是万能的,更多的时候,纠纷的解决还是要依赖于社会公众的道德素质。

注:本文以(2009)浙杭商终字第1138号案例为原型编撰而成,案情及判决理由有修改。参考了作者署名为北京律师的(2009)浙杭商终字第1138号判决之如何审理有违公序良俗的民间借贷纠纷一文,在此致谢。


案例链接:
张正青诉张秀方其他民事纠纷案
——因“婚外情”引发债务纠纷案件的处理
【裁判要旨】
一、审理借贷类案件,必要时要审查债务发生的原因。基于违反社会公德形成的借贷关系,不受法律保护。
二、对于以借贷为名,实际上系因“婚外情”引发的债务案件,本质上并非一般债务纠纷,不属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
三、裁判结果不但要于法有据,更要符合社会正义。
【案例索引】
一审: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2009)杭萧商初字第1170号(2009年6月30日)。
二审: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浙杭商终字第1138号(2010年4月13日)。
【案情】
原告:张正青,男。
被告:张秀方,女。
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2008年5月19日,张正青与张秀方订立《双方协议》,双方约定:张正青借给张秀方100万元,用于购买杭州市某房产,张秀方用其所有的房产作抵押,并承诺终生不嫁他人,一生做张正青的情人。如果张秀方违反协议,则应当返还借款,如果张正青提出解除情人关系,则张秀方有权不归还借款,将该笔借款充抵作精神赔偿款和生活补助款。同年11月27日,张正青与张秀方再次订立《补充协议》,双方约定:张正青已经出资70万元,以张秀方名义购买杭州市的某房产,该房产的按揭余款由张正青支付。张秀方自愿做张正青的情人,如果张秀方违反承诺,则应退还张正青已经支付的70万元及按揭款,如果张正青提出解除与张秀方的情人关系,则张秀方有权不退还张正青已经支付的70万元以及按揭款。在双方以情人关系相聚期间,在没有专属双方生儿育女协议之前,张秀方不得生育。
2009年2月9日,张正青将张秀方诉至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要求确认双方之间的协议无效,要求张秀方归还借款70万元,并承担案件的诉讼费用。
【审判】
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正青与张秀方之间订立的协议违反了法律规定和公序良俗,损害了社会公德,破坏了公共秩序,应属无效行为。张正青要求确认该协议无效的理由成立。民事行为无效,所得的财产应返还,故张正青要求张秀方返还已支付给张秀方的70万元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据此判决:张秀方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返还张正青人民币70万元。
上诉人张秀方上诉称:1.根据《民法通则》第六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对于双方之间的无效协议,双方都存在过错,一审法院将责任全部归于上诉人,有违合理,显失公平。2.鉴定过程不合理,一审法院对上诉人要求重新鉴定不予准许,依据不足。3.上诉人提供的一些间接证据印证了上诉人支付被上诉人款项的事实。请求二审改判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张正青辩称:1.双方签订的协议及补充协议属附条件的合同,因违反国家法律和社会公德,故合同无效。2.上诉人要求重新鉴定的理由不符合事实,也无相应的依据。3.上诉人的行为不仅不符合法律的规定,在道德层面也存在瑕疵。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正青与张秀方无视我国的婚姻家庭制度,企图用金钱去维系不正当的情人关系,其行为违背了社会公德,损害了社会的公序良俗。对张正青与张秀方所订立的两份协议的内容,法律不予保护。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裁定: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张正青的起诉。
 

相关内容
首页 律师 案例 动态
免费咨询电话:15108212511

四川有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蜀ICP备17005581号-1

电话:15108212511

地址:天府广场sac(四川航空广场)45层 (地铁天府广场b口)

技术支持:律师建站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1839号